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港综世界的警察

第五百零三章 长得像托尔的阿祥(龙在江湖)

港综世界的警察 有梦虾 9893 2022-05-14 00:19

  而在酒店的大堂,吸管男已经穿了一件牛仔外套,此时正小心翼翼的看向一个蘑菇头小朋友。

  “儿子,借老爸用一会儿,来......”

  说着,趁蘑菇头不注意,就把对方面前的可乐拿到了自己面前。

  用和之前咬在嘴里的同一款吸管吸了一口可乐。

  吸完以后,他把可乐退了回去,但是嘴里咬着的吸管却没有继续给儿子。

  “咳咳!”

  接着他特意咳嗽了两声,在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身旁坐直身体。

  “呐,这样吧,我承诺以后不喝酒,也不去找dd那边混了,好不好?”

  听到他的话,黑衣女人并没有开心,而是白了他一眼:“是吗?改去别的酒吧混嘛,你这难道是第一次吗?”

  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做保证了,只是每次都做不到。

  “哎呀,不是的......”

  吸管男手里转动着吸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话。

  “拜托你们两个啦,看着你们认识,又看着你们生孩子,现在儿子都两岁多了,你们倒是还像小孩子一样。”

  就在男子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时候,旁边一个娇媚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是一个身穿透明纱衣,内搭一件白背心的女人,对方长相十分妩媚,而且透过纱衣和背心,可以看出非常有料。

  听到她的话,黑衣女子倒是松口了。

  她忍不住点了点吸管男的脑袋:“你要好好感谢露比啊,如果不是她一直为你说好话,我今天绝对就带着孩子不回来了。”

  这时候露比明显也有些开心。

  吸管男笑着往那边一挑眉:“多谢多谢!”

  “哎,你的谢谢就是口头说一句啊,最好是介绍个男朋友给露比!”

  黑衣女子自己有了孩子,明显希望自己朋友也有个好归宿。

  不过听到她的话,妩媚的露比却有些哭笑不得,吸管男倒是一脸认真。

  “好的,我认识的男孩子目前单身的有两个,一个叫神沙,一个叫烂命全,你喜欢谁啊?”

  “全部留给你自己好了,阿婵你看看他。”

  露比一听他介绍的人,这两人她都认识,是吸管男的左膀右臂,都是小混混,而且长得十分磕碜,于是她不满的吐槽了一句,便看向自己的闺蜜。

  “要你介绍,你也得介绍一个好男人嘛!”

  黑衣女子阿婵也不开心,觉得自己老公瞎点鸳鸯谱。

  “好男人很难找的,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哎,不过我就是啊,不如嫁给我,明天我带着你们两个一起去注册,到时候大家就一家亲了。”

  听到他这么不靠谱的话,阿婵和露比对视一眼,阿婵扭过头去瞪了自己男人一眼,露比却心虚的低下头,不过她又马上抬起头,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好主意!露比是我最好的姐妹!”

  阿婵一听就知道这是男人说的玩笑话,于是她也干脆一把搂过露比。

  骤然听到阿婵的话,露比先是一愣,然后脸上挂满了笑容,哪怕知道两人是在开玩笑,她也开心。

  “反正你这家伙喜欢鬼混,有我和露比,看你还有没有力气......”

  不过这时候,吸管男突然发现,餐厅好像有点情况,来了两伙古惑仔。

  “哎呀,你们两个不要胡说八道啦。”

  露比听见阿婵越说越肉麻,她忍不住连忙打断对方的话。

  “小辉,过来一下!”

  这时候吸管男却没有在意两个女人的玩笑,而是招了招手,喊来一旁的餐厅服务员。

  他能拿下餐厅外面代客泊车的业务,当然和服务员是认识的。

  “阿祥,什么事?”

  从服务员的话就可以听得出来,这家伙混得并不怎么样,不然对方不至于连句祥哥都不喊。

  “太子约了什么人来这里谈事吗?”

  ......

  “这个鱼皮冻可以,听说不仅可以补充胶原蛋白,还有滋阴补阳的效果。”

  张品笑着吃完鱼皮冻,然后开了一句玩笑。

  就在几人吃得差不多,准备散场的时候。

  嘭――

  突然,隔壁包厢传来一阵推门声,似乎是有人进去了。

  “丧波,尖沙咀重案组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控告你了,你竟然还敢出来露面?”

  这里的包间隔出来的材料明显很差劲,双方隔了一个包厢,声音根本没有丝毫阻拦就传了过来。

  听到对方说话的内容,几人的视线不由得落在了何文展身上,他是重案组的。

  何文展眉头一皱,先往那边看了看,才轻轻开口。

  “丧波的案子不是我所在的小组在跟,不过听说这家伙带小弟当街行凶,砍死两个砍伤五个,因为证据确凿,人虽然跑掉了,可已经被通缉在案,没想到出现在这里。”

  他说完以后,特意看了一眼黄志诚。

  “这家餐厅是尖沙咀很出名的一个餐厅,原本靠着口碑和老板的关系,一直都是正经做生意,不过前段时间,也特意找了人来看场子,好像是一个叫洪泰的小社团罩的。”

  黄志诚这话是对张品说的。

  “手艺确实不错,难怪能经营这么久。”

  张品点了点头,没有说其他的,不过黄志诚却眼神一亮。

  “所以我想你太子哥把账结一结,一共三百万而已,我一分利息都没有要你的,给足你脸面了,够意思了吧!”

  丧波对着桌上满满一大桌菜肴大快朵颐,并不在于这个和洪兴太子齐名家伙的威胁。

  甚至后面还用筷子指了指对方,示意对方自己目前的处境。

  “蛋蛋我倒是有两个,你要不要给我咬一下,赌桌债赌桌还,你第一天出来在道上混啊?”

  这个小太子说话倒是也很嚣张,根本不在意丧波亡命徒的威胁。

  大家都是狠人,洪泰能在混乱之中占据一席之地,明显是有货的。

  “太子,你不要觉得你老爸是洪泰的老大,就在这里强词夺理。”

  丧波眉头一皱,停下了夹菜的动作。

  别说,这个社团不仅在成员外号上高仿洪兴,连名字都非常像。

  砰――

  小太子拿起一根筷子摔在桌子上,表情非常嚣张。

  “这几条街全是洪泰的地盘,你现在坐的也是洪泰的地方,我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能奈我如何?”

  太子越说越是激动,同时心中更是信心十足。

  “这一顿呀,你结账了才能走,知不知道,人家老板做生意不容易!”

  说完这话,他站起身,准备离开。

  哗啦啦――

  可是没等他完全站起来,丧波猛的一掀桌子,满桌的菜肴汤汁顿时洒了太子一身。

  接着站在门口两个丧波的小弟从身上掏出了锤子,重重的砸在小太子胸口。

  和号称洪兴战神的太子相比,这个高仿货明显只仿到了名字,能力是一点都没有,直接被一锤砸倒在地上。

  接着,他们更是直接向丧波带来的几个手下出手。

  几人自以为是在自己的场子内,完全没有想到是丧波敢动手,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很快就被全部打倒在地。

  尤其是另外几人从身上抽出短刀后,小太子带来的人顿时动都不敢动一下。

  他们可是知道,丧波和他手下是背了命案在身的,这种情况下他们绝对不敢赌对会不会干掉自己。

  “丧波你疯了,敢在我的场子里面耍花样,你走得出这个门吗?”

  被打倒在地的太子,明显是还没有从自己俘虏身份替换之中转换过来。

  丧波拿起一旁的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的嘴,然后随手甩在地上,接着伸手一把抓起太子的头发,把对方脑袋强行拉到自己身边。

  “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我已经做好跑路的打算,而且今天晚上就上船,立刻打电话给你老子屁眼眉,让他给我送五百万过来。

  要不然,我就把你的肉一块一块的切下来!”

  “带他走!”

  最后一声是丧波朝小弟说的。

  “张sir,要不要动手!”

  马军最先跃跃欲试,听到里面有一个杀人犯,而且好像又搞了一场绑架,他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先出去看看!”

  张品却不急着动手,听两人对话就知道,这两伙都不是好人,他是想着能不能有一网打尽的机会。

  马军一马当先,猛地拉开包厢门。

  砰――

  “唔――”

  结果他直接撞在了门口边一个慌乱走过的人身上。

  马军的力气很大,加上他还想着去赶紧抓人,这么一撞,就直接把人给撞地上去了。

  “没长眼睛啊!”

  被撞倒在地的刚好就是吸管男阿祥。

  刚才他看到这片地区社团老大的儿子好像来餐厅和别人谈什么事情,就上来偷听消息。

  在知道对方被绑架后,本来是准备赶上去救人的。

  哪知道被马军撞了,说话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你没事吧,是你!”

  马军本来因为撞倒人,有些不好意思的,他连忙弯腰想去拉对方起来。

  结果等对方一抬头,好家伙,这张脸他可忘不了。

  于是果断贴了上去,一个擒拿就把坐在地上的阿祥给锁了起来。

  “哎哎哎......放手,你干什么!”

  阿祥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脸就被马军给按在了地上。

  张品这时候也看到了黄毛混混,他蹲下身,和对方眼神对视一眼。

  本来还想挣扎的阿祥被张品盯上,顿时话都不敢说了,因为他莫名其妙感觉到了张品身上的一股气。

  “你叫什么名字?”

  张品倒是没有马军那么紧张,他看了一眼阿祥的气质,就觉得这家伙不像托尔。

  “阿......阿祥,你们是混哪里的,知不知道这是洪泰的地盘。”

  “阿祥?你不是托尔吗?”

  马军听到对方的话,擒拿的手下意识一松,然后问了一句。

  原来是因为阿祥长得和之前炸尖沙咀警署的托尔很像,他才动手控制住对方的。

  “托尔是谁?”

  阿祥一脸懵逼,不过他明显感受到了这伙人不好惹,倒也没有再挣扎了。

  “你们干什么!开放开我老公!”

  就在这时候,这里的混乱被一直注意着阿祥的阿婵发现,看到自己男人被按住,身边还站着好几个西装革履的壮汉,她连忙跑过来制止。

  “你们不放开,我就抱紧了。”

  阿婵跑了过来,露比自然也跟了过来,她更聪明一点,举起手里的手机,想要用报警作威胁。

  “这是你老婆,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马军一看对方竟然敢主动报警,那自己明显是认错人了,于是立刻松手,往后面退了一步。

  阿祥揉了揉脸颊,幸好地上铺了地毯,不然马军那臂力,他脸上估计得花了。

  他有心放几句狠话,可一看张品等人气质就不一般,便胆怯了。

  “你们两个过来干什么,赶紧带大洪离开。”

  阿祥吩咐了两个女人一句,然后就脱下牛仔外套。

  他跑到收银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起一把切配刀,用衣服裹住刀把,朝着已经走出去的丧波等人追了上去。

  看到阿祥拿着刀,马军顿时又踏出一步,正准备报出身份抓人时,张品却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们也出去看看。”

  说完他走在最前面,马军和陈晋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何文展想了想,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同时也跟了出去。

  黄志诚脸上带着笑容,往旁边一间敞开一丝缝隙的包厢看了一眼,便跟在众人身后走了出去,他没有买单。

  “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男人做事我们不要妨碍他,快离开这里。”

  看着阿祥拿刀好像要出去砍人,阿婵顿时急了,她正想要说些什么,露比却拉住了她,然后说话安慰起对方。

  刚好这时候张品从两人身边走过,听到露比的话,他特意好奇的看了对方一眼。

  “奇怪,挺大的啊,怎么还有脑子。”

  他心里浮现出一个念头。

  恰好这时候露比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注视,两人对视一眼,露比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张品也跟着点了点头。

  阿祥的动作很快,哪怕被马军耽搁了一下,却也在餐厅门外不远处追上了丧波带着的众人。

  “哎!”

  他走到众人身后,大喊一声。

  走在路上的古惑仔听到有人在后面喊,下意识的回头一看。

  噗――嗤――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