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恭喜你被逮捕了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天神下凡!(大章求月票)

恭喜你被逮捕了 Iced子夜 9831 2022-05-14 09:01

  警视厅向来擅长的就是洗地。

  第三侦查组虽然不是直属于警视厅,但办公区域好歹也在警视厅的大楼中,严格意义上也算是警视厅的一员。

  所以在这场夜雨中,当第五裁决使克罗剑被东野原斩断四肢,又被西海四王之一的胡佛.柯里昂砍下头颅,整个裁决司驻新东京的官邸大楼都一片混乱的时候。

  从接到内阁总理大臣办公室电话的那一刻,警视厅的内部应急措施便采取得相当缓慢。

  在某个人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授意下,直到眼下这个时候,一行全副武装特殊急袭队和警视厅才终于涌入裁决司那扇被东野原斩裂的大门。

  冲进门的瞬间,特殊急袭队瞬间朝着大门两侧排开,跟在后面鱼贯而入的是一行十几人身穿着藏青色的防风衣,带队的赫然是第三侦查组第十三番队的队长杉田司。

  进门的那一瞬间,杉田司霍然抬头,刚好看到了西海四王之一的胡佛.柯里昂砍下第五裁决使克罗剑的头颅,抽出了对方口中衔着的那把大快刀高抛向东野原的那一幕,眸孔不由猛地一缩!

  他和坂本之龙海贼团的三刀流剑士都曾在沙亚什大公国游学,师出同门,自然认出了那把刀镡如鸟的翅膀、形状宛如千鸟飞翔般的大快刀就是当年老师的佩刀。

  当年老师死的时候是和之国的春节,杉田司当时并不在身边。

  他认识的人中,只有后来加入海贼的神谷隆之介那时陪在老师身边。

  他调查后只知道是裁决司上面的人亲自动的手,以扰乱和平于秩序的罪名秘密逮捕处决,却并不知道具体当时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

  杉田司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寒意,遥遥望着人工湖畔那具四肢和脑袋“人棍”般的尸体,本就冷漠的脸色变得愈发寒冷了起来。

  下一刻,他转过头,看向了东野原所在的位置。

  事实上不仅是他。

  跟在杉田司身后的第三侦查组和两侧散开的特殊急袭队的众人,也都脸色无比警惕地凝视着那个戴着白色摩托车头盔、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在夜雨中看上去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栽倒的男人。

  心中估算着,如果队长发话的让他们去抓人的话,他们有多少成功的概率趁着对方虚弱受伤之时将这个身份神秘的头号官方通缉犯拿下,也算是给裁决司的大人物们一个交代。

  这个念头不仅是匆匆赶来的警视厅在动,周围那些潜藏着黑暗中的视线,塔戈斯合众国的调查局,圣马罗帝国闪金骑士团的黑匣情报组织...

  他们的目光再次看向那个戴着白色头盔的男人时,都充满了不加掩饰的试探。

  假如...

  仅仅是一个假如。

  假如他们能够将这个以【无限制规则】的悍然越阶斩杀秩序掌控者第五裁决使克罗剑的男人,擒拿或者抓捕回去。

  那么这个男人身上,无论是无限制规则的秘密,还是本身对于裁决司的重要性,都值得让他们做一次这样的尝试。

  事后哪怕是最差的一种结果...

  将这个重伤的男人抓回后却得不到任何实际性的好处,还随着伤势的痊愈眼看就要脱离控制...

  那么像是塔戈斯和圣马罗这样强大的国家也可以将其视为谈判桌上博弈时的筹码,在和裁决司以后的讨价还价中抛出这些筹码——我们为你抓住除掉了心头大患,那么对方必然也要作出适当的让步。

  尽管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东野原和他们,不,应该说是东野原和所有人类都有着共通的敌人。

  他今天再次悍然斩杀裁决司的一个萝卜一个坑的S级第五裁决使,可以说是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裁决司的力量,。

  这对于塔戈斯合众国和圣马罗帝国这种掌握了一定主权的国家来说,应该是一个极好的消息才对。

  然而此时此刻,

  现在动手有多少的胜算?

  却是塔戈斯合众国和圣马罗帝国的人在看到东野原重伤摇摇欲坠时,内心第一时间所浮现出的最真实的想法。

  说到底,人类和天人算是“阶级”斗争,而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更擅长的,往往却是阶级内部的明争暗斗。

  就在众人脑海中各怀心思的时候,倏然间,有人意识到了不对...

  似乎有人比他们的动作更快。

  .....

  “那就让我来送你去死吧!”

  黎明革命军中部军的军长金.伯伦望着雨中东野原那摇摇欲坠的背影,嘴角不由微微上扬,露出了些许微笑。

  他已经想到明天雨过天晴,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全世界的新闻会以什么样的标题来描述报道今晚的事件了。

  比如“黎明革命军中部军的军长金伯伦,手刃斩杀“剑帝”克罗剑的和之国神秘强者,祭奠了黎明革命军北部军军长西尔勒的在天亡魂,黎明革命军绝不会让自己的战士白白牺牲!”

  尽管这些描述中,大部分和事实都有“些许”出入。

  但那有有什么重要呢?

  为了革命总要有人去做这样那样的事情,采取这样那样的手段...

  如果因为怕这些事情弄脏了自己的手。就不去做的话,那样的革命终究是空中楼阁永远无法完成。

  而金.伯伦,

  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

  嗤嗤嗤—!

  漆黑的夜雨中,宛如电流忽然导电一般,有些刺挠着耳鼓膜的声音一下子传入了现场所有人的耳畔。

  下一刹,天地间仿佛忽然一下子变亮了。

  一层接一层的苍白色雷环,跃动着充满了毁灭气息的规则之力在金.伯伦的头顶正上方环环相叠了起来。

  明亮的雷环与雷环之间毁灭之力在往复不止,每一次循环都是一次蓄力充能!

  规则.雷罚!

  作为黎明革命军中部军的首领,金.伯伦自然不可能是什么有勇无谋之辈,原本今晚戴上暗金色蜻蜓面具杀入裁决司的行动,就是他的一次算计。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这一夜裁决司居然成为了暴风眼,吸引了那么多的目光,那么他也只好随机应变了。

  眼下恰逢敌弱我去斩他时,既然作出了这个决断,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眼前那个男人可是斩杀了第五裁决使的神秘强者,所以金.伯伦这一击没有丝毫留手。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

  都被黑暗中骤然冒出了那阵足以刺痛双目的恐怖电芒所吞噬的时候?

  倏然间,众人眼前骤然一黑,出现了一瞬间视觉上的错位。

  原本距离东野原近百米远的金.伯伦,身形竟然犹如一瞬即逝的闪电。

  眨了下眼,就出现在了遍体鳞伤的东野原身后,双目中雷芒一闪!

  这一霎,原本他头顶那层层相叠循环膨胀的雷环,陡然出现在了的他对着东野原的后颈轰出霸道绝伦的一拳上。

  苍雷.天神下凡!

  给我去死!

  一股磅礴浩荡、充满了无尽毁灭气息的雷霆之力,有如火山爆发直冲东野原的身形。

  毫无疑问,这是足以将人打得彻底化为飞灰的雷霆一击!

  事实上,当无比浓烈、几乎通天彻地的光芒将东野原堙没的那一瞬间。

  身形摇摇欲坠的东野原,似乎只来得及在内心劫后余生却又骤然突逢巨变的震惊中转过了半个侧脸。

  下一瞬,他整个人就像是尘封在墓地中的千年古尸,在打开墓穴的那一瞬间整个风化消逝。

  而这一切说来繁琐,

  发生却仅仅在电光石火之间。

  快到人工湖畔胡佛.柯里昂从克罗剑尸体上拔出的那把信手抛向东野原的【大千鸟十文字】...

  此时还在空中不断的旋转。

  ......

  “那个男人!是...被偷袭了?”

  这一刻,无论是门口脸色警惕按兵不动的警视厅众人,还是在这场夜雨下暗中观察的其他各方势力,

  都不由脸色震惊得无以复加!

  谁也没有想到,那个从出现以来就不断“偷袭”裁决司裁决使的男人,

  居然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也倒在了被偷袭的人手下...

  可就在所有人都震愕莫名的时候,刚刚轰出这一拳的金.伯伦脸色却是骤然一变!

  他那原本有如雷芒般狠厉的眸子里罕见地闪过一丝阴晴不定的神色,脑海中下意识地浮现起刚刚他一拳落下,对方回头侧过脸来的神色。

  虽然那惊鸿一瞥十分短暂,短暂到大部分普通人的视网膜上都不一定能够留下什么印象。

  但金.伯伦却清楚地记得,他丝毫没有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任何诧异惊惶之色。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

  他那充满了恐怖毁灭气息的雷拳下去,居然没有任何碰到实质的触感。

  这瞬间让金.伯伦的脑海中不得不疯狂冒出一个连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念头。

  难道...自己...打空了?

  可这怎么可能?

  且不说自己苍雷的速度在五层雷环规则叠加的充能下,速度和威力都恐怖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更让他无法相信的是,那个在和第五裁决使克罗剑战斗下明明已经竭尽全力,身疲力竭的男人。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躲过自己的快若奔雷的一击?

  “你是在...找我吗?”

  倏然间,金.伯伦的身后毫无预兆地出现了一个身影。

  他顿时豁然回头,

  眸孔却是不由猛地一缩!

  只见那个戴着白色摩托头盔的滑稽怪诞的身影,浑身上下游龙走蛇般闪烁着和他一样的...

  不!

  他们不一样!

  毫无预兆出现在他身后的这个身影,身上的那苍白的雷光中还混杂着苍蓝色的火焰、荡漾的海水般泛起阵阵水波涟漪。

  跳跃的苍白电弧...

  浮动的苍蓝火焰...

  “时间不多了!”

  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东野原左右双手两种不同的异象分别包裹合二为一的凤凰双刃和另一把小竜景光。

  两把大快刀便左右交叉旋转着,拉出了两道苍白的的电弧和苍蓝色的火光,斩向了金.伯伦所在的地方。

  流沙之鳞.十八倍速!

  苍雷X苍炎!

  火雷神斩!

  在这恐怖的冻结时空之炎下,刀锋和金.伯伦间无数呈现弧形激荡开来的雨滴瞬间凝结成无数冰钻,有如暴雨梨花般朝着两人的四面八方洒落了出去。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凝固了。

  刀锋之下,黎明革命军中部军的军长金.伯伦瞳孔骤然紧缩!

  他的脸色在雷光下显得有些苍白,似乎回忆起了情报中第七裁决使盖乌斯.莱茵死亡前的那一幕序曲!

  在这一刻,他几乎感同身受了对方在那一瞬间的绝望。

  但...我可不是那个家伙啊!

  如同壮士断腕一般,金.伯伦的喉咙里陡然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

  环绕着雷环的手臂就那样硬生生地格挡向了东野原手中的双刀,只是手臂上那五层雷环骤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刺目耀眼!

  下一刹!

  嘭嘭嘭嘭嘭—!

  像是轰然炸开的爆弹,金.伯伦手臂上规则凝聚五道层层相叠的雷环,在这一瞬间骤然瓦解崩溃!

  恐怖的浪潮冲击袭来!

  东野原斩落的两把剑同时被振落的脱手飞出,一股无比恐怖充满毁灭性的力量从雷环中解放了出来!

  那炸裂的汇聚的滚雷声有如雷龙出海发出的怒吼,转眼间,一道通天彻地的苍白色雷柱擎天巨树般直冲云霄!

  天崩地裂般的骇人声势下,

  两人四周被火雷神斩施放时冻结的时空长河在这滚烫雷芒的冲击洗礼中,似乎有一种冰消雪融重新恢复流动的势头。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夜雨的阴霾天空有什么东西穿过了头顶的苍白色雷柱,飞鸟投林般落进了高高跃起了东野原手中。

  大千鸟十文字!

  东野原一把握住这把胡佛.柯里昂投掷来的无上大快刀。

  刀身上骤然冒出了火与雷的光芒,旋即猛地拉出了一道霹天雳地、无比璀璨的半弧形刀光!

  那刀光从下方的金.伯伦肩膀没入,透体而过,瞬间从他下胯骨下方穿过...

  轰隆——!

  东野原一剑砸在了地面!

  无数纷飞崩裂的地板碎石,有如散弹枪般朝着四周暴射了开来!

  紧接着,四周被苍炎冻结的雨水砸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阵叮叮当当清脆的声响!

  时间重新恢复正常。

  金.伯伦脸上的疯狂却瞬间凝固!

  只见他整个人从肩膀到下方的大腿胯骨间,所有的骨骼血肉和神经血管全部被一分为二,裂开的瞬间爆出了一蓬腥臭无比的鲜血,随后就如同开闸的水库般流满了一地。

  霎时间,周围似乎一下子连雨声都安静了下来,那些蠢蠢欲动的目光也有那么一瞬间呆滞了!

  东野原静静站在一分为二的尸体旁,挥刀血振,血打雨幕。

  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了刚刚金.伯伦偷袭自己时翘起的嘴角,心头不由有些无奈。

  出其不意?

  放在别人身上,或许就真的偷袭成功了,而对于自己来说,强大的第五裁决使只不过是支线任务目标而已。

  东野原今晚任务的最终目标,

  从始至终,一直是他这个七星罪恶值的革命军长啊...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