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重返1989

番外(一):后来

重返1989 关外西风 5030 2023-06-07 08:07

  时间会抹平一切,甚至是大地和海洋,九十年代过去了,时代对于每个人的感受不同,很多时候怀念过去,认为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压力小,更快乐,不过是一种对于现实生活的逃避。

  生活本就没有苦和甜,只有一种状态,那就是熬,当你对未来要求过高,就会对现在愈发不满,有句话陆峰很喜欢,所有的愤怒都是因为无能,可这个世界真的有人全能嘛?

  跨过世纪,陆峰用两年时间打通了销售渠道,在全国主要城市和省会城市建立直销渠道,新款手机也正式上市。

  这一年佳通手机一口气推出五款手机,针对不同的人群和职业,其中最好的一款手机用了三点二英寸的电阻屏,并且搭配上了一根触控笔,这一创新直接在全球行业内引发轰动。

  2002年飓风半导体全面实现了盈利,半导体行业走出了低谷期,全球进入高爆发时代,陆峰趁机大举扩张,对于旗下半导体进行改革,将产业细分化,几大核心公司分别成为子公司,独立负责盈亏。

  柳城则是负责研发类项目,生产类的不再负责管理。

  整个2002年在半导体扩张领域内,陆峰直接砸下去五个亿,将这两年企业的利润基本上全部都砸了出去。

  山寨机市场也如期而至的迎来了爆发,只不过与上一世相比,台积电并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飓风半导体的芯片、主板、屏幕价格都极其的便宜,在配件市场能以极低的价格批发到,这使得对岸的芯片没了销量。

  因特尔等企业的处理器、主板、内存价格不菲,组装一台电脑可不便宜,于是乎飓风的产品充斥着全国的电脑城,各种兴起的网吧里,电脑配件百分之八十都是飓风的产品。

  飓风半导体的爆量销售并没有带来太大的利润,整体利润率一直保持在百分之二十左右,这个利润跟同行比简直是不挣钱。

  陆峰很明白,只有卷死对岸,未来才属于自己,更何况现在是最佳的发展时间,半导体方面与国内几乎所有的品牌都谈过,不管是不是竞争对手,陆峰跟他们开会就一条,只要能发展壮大,你们就算跟佳通手机闹僵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飓风资本自此彻底进入了大竞争的时代,随后的两年里陆峰建立全新的手机品牌,将手机业务进行拆分,各自独立成为两家下属企业,要求两家在市场上自由竞争,做的越好,集团总部对于下属企业的扶持越多。

  2002年多多高中毕业,并没有参加高考,反而是张凤霞作为推荐人,陆峰捐了一笔钱,直接让多多去了哈佛。

  联合证券进一步发展,尤其是内地企业赴港上市,基本上都是联合证券在操作,短短几年的时间,苏有容在香江和各大财团走的非常近,联合证券也成为了香江前十的证券企业,同时为一些内地特大国有企业进行融资、担保等项目。

  华莎在陆峰和张凤霞的建议下进行了改组,将日化品进行剥离,同时建立一个新的高端品牌,与海外企业合作,开发高端品牌,主要做高端服装鞋帽一类,奢侈品才是利润最大的产品。

  两千年初,飓风投资部门对多家互联网企业和半导体企业进行投资,并且积极布局国内线下电器城。

  随着民生银行的上市,陆峰的身价一路暴涨,福布斯排行榜多次致电陆峰,希望他能接受上榜,毕竟这对于国内来说也算是一种实力的体现,陆峰对于这些东西并不在乎,更何况前面十来年自己已经够出风头了。

  后面的日子主要以低调为主。

  陆峰除去一些重要会议外,其他时间基本上不在媒体上露面,哪怕是这样,依然挡不住一些人搞事情。

  2005年福布斯最新全球富豪榜排名发布,瞬间在国内互联网上引发热议,陆峰以三百八十亿美元的资产位列全球第三,亚洲第一,按照汇率换算,福布斯给陆峰估算的身价是三千亿人民币。

  消息一出迅速在天涯论坛炸了锅,年轻人对于这个几乎没怎么听过的人有些吃惊,没想到国内还有如此富豪,可是一些年长一些人却非常了解陆峰,在论坛发帖称他为当年的电视机大王。

  各类媒体将陆峰腿上了风口浪尖,不过并没有持续发酵多久,各大媒体全部不约而同的不再谈论,互联网上也只剩下一些传说。

  陆峰的资产具体有多少,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旗下三十七家企业各类的估值每天都在浮动,如果按照顶峰市值去算,银行、证券、半导体、通讯、互联网等投资的企业等,也差不了多少。

  2006年飓风半导体加强与全球半导体的联系,并且在多项领域内实现创新,国际环境稍有改善,不过对于华夏企业依旧是以打压为主,陆峰要求半导体企业在国际上主动出击。

  能收购就收购,不能收购就加强合作,在各项产业中要实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单靠一家企业是无法对抗整个行业的,陆峰能做的就是让飓风半导体有更多核心的技术,至少是全球分工合作中重要的一环。

  2006年多多大学毕业,在耶鲁申请了研究生,同一年江晓燕生下的儿子陆庆生正式上了一年级。

  这一年张凤霞又剩下一子,同年苏有容怀孕,这个家有研究生在读的女儿,也有怀胎几月的胎儿。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本就脆弱的对岸半导体产业彻底崩塌,三星也陷入了危机之中,陆峰则是要求所有旗下企业支援飓风半导体,在逆势之中进行扩张收购。

  为了缓解资金问题,陆峰五十亿人民币入场期货,开始做多石油,在期货市场横扫一片后,拿着资金收购两家扶桑的半导体企业,同时逼着三星进行合作,双方建立研发中心,共同研发显示屏、主板、处理器等项目。

  进入2010年,三星在合作上反悔,双方开始打官司,佳通手机在全球市场份额占比逐渐走高,双品牌战略正式开启横扫模式,这一年飓风为全球七十多家不同大小的电脑、手机厂商供货,只要给出预算成本,飓风就能给你做出手机。

  2011年飓风正式给一家叫做小米的企业进行供货,并且在全球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与飓风迎头撞上的则是高通芯片,飓风在全球芯片产出中占比超过百分之二十,除一些产品能力较为薄弱外,核心处理器、存储、显示屏等几个方面,均属于全球一流水平。

  唯一让陆峰感到遗憾的是操作系统没有做出来,当初成了四个事业组去研发,结果并没有诞生一款足以替代掉安卓的系统,他们做出来的系统应用几年后逐渐被市场淘汰。

  时间来到2015年全球终端数码产品进入了高爆发期,飓风半导体彻底成为了一个印钞机,全年净利润突破六十亿美元,与此同时手机业务、投资的互联网企业也都成为了横霸一方的巨头。

  随着飓风资本的高歌猛进,很快就遭到了国际上的打压,同一年飓风半导体在米国被罚款,在欧洲因为环保问题被起诉,双方官司陷入到了僵持之中。

  陆峰第一时间将家里所有人撤回国内,同时跟行业内不少企业通了气,让他们多注意防范风险,尽可能不要让重要高管前往米国阵营国家。

  2016年米国针对飓风展开全球调查,他们认为飓风窃取了众多技术专利,至于限制产品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陆峰知道这一世他们想要限制产品有点难,飓风和硅谷多家头部企业有着深度合作。

  再加上台积电在2000年初被飓风挤兑倒闭后,中芯国际和三星占据了全球晶圆市场的百分之八十。

  他们没那么多选择,只能在技术专利上做一些手脚。

  进入2018年,由于欧洲对飓风半导体开出巨额罚单,再加上对华莎进行了限制和处罚,导致陆峰一家的身价极具缩水,这一年由于飓风半导体在欧洲市场占有率较高,依据垄断法开出了罚单。

  上一世被制裁的企业这一世一个不落,只不过飓风成为了最显眼的那个,世界并没有被陆峰改变,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改变,芯片没有被制裁,国内也不缺芯片使用。

  只不过芯片是个理由而已,就像是一顶帽子,他可能说你因为戴帽子而打你,并不能说明明天你不戴帽子,他就不打你。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陆峰什么都没改变,该打仗的打仗,该针对你的,还是针对你,这跟世界上多了一个厉害企业,没有一丁点关系,这也不是一家企业能改变的。

  陆峰又回到了那个时间点,他甚至回到了自己重生前的那个酒店,心里面默默的在想,到底什么样的人回去,才能改变这个世界?

  还是说,世界根本无法改变,我们只能改变自己,而我们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毫无意义。

  他忽然有些沮丧,自己作为一个亿万富翁对于这个世界都毫无意义,那么一个普通人存在于这个世界,岂不是更没有意义?

  思索了很久,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只有大时代下的小人物,没有大人物下的小时代,岁月浩浩荡荡前行,不管是狗熊还是枭雄,不过是顺应时代的人,潮起潮落,站在浪尖上的人永远觉得是自己兴风作浪。

  殊不知,下一秒浪花翻腾就被打了下来,泯然众人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