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嘉平关纪事

1444 密室的秘密45.0

嘉平关纪事 浩烨乐 3465 2022-05-14 02:09

  “当科武考的主考官?”

  “说起这个人,你们应该也不算陌生,算是我们的熟人了。”宁王殿下看想沈茶,朝着她轻轻一挑眉,“尤其是跟小茶比较熟,不如猜一猜?”

  “是轩辕家的人吧!”沈茶打了个哈欠,觉得有些累,无精打采的往沈昊林的身上一靠,“之前就听过,轩辕家历经三朝十代,是真真正正的簪缨贵胄,豪门世家,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中立的态度,所以才能在朝堂上屹立不倒。”

  “没错,主考官就是那个时候的轩辕家家主,算起来应该是你曾曾曾祖父?”宁王殿下想了想,也算不清楚了,轻轻摆了摆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轩辕主考官是穿着便装来的。”

  “微服私访?”看到宁王殿下点点头,薛瑞天一挑眉,一脸的坏笑,“我们家那位老祖宗最担心的一件事,不就是当街打架斗殴可能会影响到他的科考吗?没想到,哪怕是跟人约架,不是当街打架,都能吸引主考官的注意力。不过……”他看看宁王殿下,想了想,“轩辕主考官应该不是冲着他去的吧?”

  “聪明!”宁王殿下打了个响指,“他冲着沈益舟和他的小伙伴去的,沈益舟那个操练的方法,其实一直都是他关注的。轩辕家毕竟是武将勋贵,什么样的法子对操练兵士是有好处的,是大有裨益的,轩辕主考官心里是非常清楚的。他想借着这次比武看看,用这个方法操练出来的人到底能有多大的提升。”

  “这是轩辕主考官的意思?可您是怎么知道的?”金苗苗托着腮帮子看着宁王殿下,“这样的事,轩辕主考官应该不会记在手札里面吧?而且……”她转头又看看沈茶,“轩辕老将军和澹台前辈应该也不会说出来的吧?准确来说,他们应该也不是很清楚的吧?”

  “确实是不知道。”沈茶轻轻点点头,“我没有听他们提过轩辕家在前朝的事儿……”她仔细的想了想,“啊,不对,提过一点点,但是……”她轻轻摇了摇头,“虽然说起跟沈家有点渊源,沈家的各方面,他们还是很欣赏的,可没有提过这个事儿。”

  “你们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这个事儿,到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宁王殿下轻笑了一声,“如果不是我在皇陵里面闲的无聊,翻了很多堆在那里乱七八糟的书卷,也不会知道的。”他换了一个姿势,觉得不是特别舒服,朝着影五招招手,“把墙根的那个贵妃椅挪过来,本王要躺一会儿了,今天太耗神了。”

  影五应了一声,站起身走过去把贵妃椅拖过来,扶着宁王殿下躺了上去。

  “你们两位……”金苗苗托着腮帮子,看看宁王殿下,又看看沈茶,朝着两个人露出了一抹坏笑。

  “想要说什么?”宁王殿下眯起眼睛,“应该不是好话。”

  “是突然想到了一个词,很适合两位。”金苗苗不等他俩问,朝着两个人一呲牙,“两位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老弱病残组合。”

  “苗苗!”沈茶哭笑不得,“老弱倒是有,哪儿来的病残?”

  “不用问了,老弱是我,病是你,残嘛……”宁王殿下轻轻扫了一眼金苗苗,“小朋友,小心一点哟,不要一语成谶,知道吗?”

  “如果殿下想要试试我用毒的手法是不是熟练,我不介意。”

  金苗苗一点都不怕宁王殿下,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之前能跟她斗斗嘴的,只有薛瑞天,现在来了一个跟他一样势均力敌的宁王殿下,觉得特别的开心。

  其实,宁王殿下又何尝不是这样,在皇陵多年,身边的人对他都是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哪怕从皇陵里出来了,也是顺着他的意思,生怕惹他生气,让他犯了病。

  可唯独这镇国公府、武定侯府的几个小孩们一点都不怕他,还很乐意跟他一起玩,这是非常难得的。说老实话,从出生到现在,像这样的小朋友,确实也没遇到多少,可就是这么巧,都是出自这两个府邸,都是沈家和薛家的人,或许,这就是缘分。

  “殿下?殿下?”站在宁王殿下身边的影五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殿下,您怎么了?”

  “没事儿。”宁王殿下回了神,朝着金苗苗笑了笑,“你说什么是什么,我都可以。”

  其他的几个人朝着金苗苗竖起大拇指,在她老本行的威胁下,大概没有几个人能不怂。

  “王叔,轩辕主考官便服去大校场,就没有人认出来?”沈茶想了想,“虽然前朝重文轻武,但武将中有不少能征善战的前辈,现在边军对付辽、金的很多阵法,都是以那些前辈留下来的为基准再进行改善的。他们虽然在前朝得不到重视,可他们的实力确实是不容小觑。”

  “没错,这些武将的实力确实是很强的。”宁王殿下点点头,“前朝崩坏得这么厉害、这么严重,也是因为这些武将的投诚,如果他们真的要跟大夏抗争到底,我们会吃很多苦头的。只是,这些武将家里的小孩子,有一部分跟沈益舟交好,早就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自己的家长,不少人都有一定的了解,不像轩辕家那样,根本不了解这个情况。不过,确实是不少武将要么自己偷偷摸摸去看了,要么派了自己的亲卫去看了,反正,只要知道这个消息的,都集中在了大校场。”他一边说一边轻笑了一声,“这些人生怕自己被发现,都是乔装打扮的,就算是彼此看到了,也假装没有看到。”

  “原来是这样。”沈茶点点头,“老祖宗和薛家老祖宗比的是什么呢?他们是单打,还是互殴?”

  “都有。”宁王殿下想了想,“双方各出十个人,沈益舟这边是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十个勋贵子弟,薛劲长那边则是他自己和其他来参加武举的举子,人数上确实是一样的,但实力不一样,沈益舟这边水平相当,而且服从度很高,所有勋贵子弟都是很听沈益舟的话,说一不二的,不会有拖后腿、坑队友的人出现。”

  “但薛老祖宗不行,他们那边应该是临时找的人,水平参差不齐,人心也是一样,对吧?”沈茶看着宁王殿下,“他们都是来争武状元的,都觉得自己很厉害,他们之间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都是对手,会有人心甘情愿的听从对手的想法吗?”

  “不止如此。”沈昊林喝了一口茶,“他们来参加这次比武的目的是不纯的。”

  “没错。”沈茶点点头,“薛老祖宗是真的想要赢过老祖宗,但其他的人……”她冷哼了一声,“各自心怀鬼胎吧,想要名的,想要利的,还有想要其他的,应该都不少呢!”她看想宁王殿下,“薛老祖宗失败,是一个必然的、意料之中的结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