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嘉平关纪事

1442 密室的秘密43.0

嘉平关纪事 浩烨乐 3488 2022-05-11 23:05

  听了宁王殿下的话,薛瑞天实在忍不住,翻了一个硕大的白眼。

  “侯爷,你别这样啊!”金苗苗捂着嘴偷笑,“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都是自己人,注意什么形象。”薛瑞天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宁王殿下,说道,“殿下,您刚才的意思,应该是说,我家老祖宗在看到沉老祖宗和他的小伙伴之后,觉得他们不是好人,是山中的匪徒来西京城打劫的,所以,偷偷告诉了守城门的兵士,让他们把沉老祖宗和他的小伙伴给抓起来,对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不过,不是偷偷说的,是用了很大的声音,基本上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能听到。”

  “啊这……”金苗苗摸摸鼻子,表情略有一丝的尴尬,“薛老祖宗是不是不怎么通晓人情世故?”

  “那就不知道了。”宁王殿下摇摇头,看着几个小孩都是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忍不住笑笑,“是不是觉得,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特别的不可思议?”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像是薛老祖宗能干得出来的。”沉昊林轻轻地叹了口气,“以他老人家那个忧国忧民的性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仔细想想,倒也不是很奇怪。”

  “这还不奇怪吗?”薛瑞天很是嫌弃的撇撇嘴,“昊林,你还要想要多奇怪?若是我们遇到这样的人,恐怕是要多远就要躲多远了。”

  “侯爷,侯爷!”金苗苗拍拍薛瑞天的胳膊,“澹定,澹定,冷静一点。”

  “我没激动,还是挺冷静的。”薛瑞天冷哼了一声,“只是不太想承认,老祖宗这么的脑筋不清楚,以他后来的那些动作,不像是这种人。”

  “应该怎么说呢?你家老祖宗干出这种事儿来,真的是合情合理。”

  “苗苗?”薛瑞天一挑眉,看看金苗苗,又看看沉茶,“小茶,你不会也觉得……”看到沉茶点点头,“为什么呢?你们怎么都觉得他会是这种人?”

  “嗯……”金苗苗往薛瑞天的手里塞了一块点心,“这是一种感觉,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或许会让人觉得惊讶,但发生在他的身上吧,惊讶之余就是会在心里感慨,不愧是他,也只有他能干得出来,差不多就是这样。”

  “不太明白,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吧?”薛瑞天一挑眉,恶狠狠的咬了一口点心,使劲的嚼了几下,咽了下去,“不说别人,如果碰到这种情况的是你的话,在西京城门口看到了这些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他们的样子看着挺狼狈的,脏兮兮的,似乎不是什么好人,那么,你会一厢情愿的认为,他们就是山匪、是要进城抢劫的吗?你会大张旗鼓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发难吗?你不会的。”

  “那是肯定的,不单我不会,在场的各位,应该都不会。”金苗苗无奈的耸耸肩,“但你家老祖宗一定会。”

  “这个我同意,薛家的老祖宗,本身就是忧国忧民的性子。”看到薛瑞天朝着自己瞪眼,金菁一摊手,“你别瞪着我,事实就是如此啊,你看他跟檀翎宣的那些信件,里面充满了忧国忧民之情。这两个人虽然没千古流芳吧,但多少也是促成前朝败落的原因之一,如果不是薛老祖宗创建了青莲教,收拢了一批百姓的心,赢得了一些百姓的支持,局势会变成什么样,咱们也说不好。”

  “但那都是很多年之后的事了,跟沉老祖宗打架,是在他年轻的时候。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不是吗?这个时候犯蠢犯傻的,也不奇怪。”金苗苗朝着薛瑞天一挑眉,“别这么看着我啊,你小时候干的那点蠢事,可也不比你家老祖宗差。我就说挺好的一个少侯爷,怎么脑子好像不太好,今天算是找到原因了。”

  “嗯!”沉昊林和沉茶对望了一眼,两个人同时露出澹澹的笑容,朝着薛瑞天点点头,“找到原因了。”

  “你们说的什么,我不知道。”薛瑞天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朝着金苗苗一呲牙,“说我家老祖宗呢,别往我身上扯,不要跑题,好不好?”

  “诶,别啊,本王还想听听小天年少的时候都干了什么事儿呢,别不说啊!”宁王殿下伸了个懒腰,一副慵懒的样子,笑呵呵的看着薛瑞天,“反正现在也是闲聊天儿的时候,说来听听嘛!”

  “殿下,您别听苗苗的,我没干过什么蠢事儿,我只是……”薛瑞天又摸了摸鼻子,“小时候不太聪明而已,比较容易相信人,比较容易上当而已。”

  “这也没有办法,你爹小时候也不是很聪明,就算年纪大了,也显得有点……嗯,笨。”宁王殿下看着薛瑞天坏笑了一下,“你别往心里去啊,这是你爹自己说的,他说他的那点有限的聪明劲儿呢,都用在逗你娘开心,顺便揍耶律和完颜上面了,其他的地方,他也不需要聪明。”

  “小天啊,一家三口,你最不得宠啊!”金菁无奈的摇摇头,“我怀疑,薛老祖宗在上京的路上应该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他才会有那样的警惕,要不然,就像小天说的那样,稍微正常一点的人,也不贸然的指着一群陌生人说是山匪。”

  “对。”金苗苗也跟着点头,“前朝末年,世道那么的混乱,难保他从越州到西京城的这一路上遇到了什么事儿,可能遇到了跟沉老祖宗和他的小伙伴们的穿着打扮相似的劫匪,他们才会这么笃定沉老祖宗一行人是山匪。”她看向宁王殿下,“后来呢?那些守门的人应该认识沉老祖宗啊!”

  “自然是认识的,所以,就好生的解释了一下。”宁王殿下轻轻的摇摇头,“你们猜一猜薛劲长知道沉益舟的身份之后是个什么反应?”

  “应该是不屑。”沉茶看了看沉昊林,又看看薛瑞天,“估计更是觉得,这西京城的权贵都是这种整天胡作非为的纨绔子弟,说出来的话会更难听一些。”

  “差不多吧,基本上是把沉益舟和他的兄弟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就差把毁家灭国四个字贴在沉益舟的脑门上了。”

  “老祖宗那个时候也是年轻,估计人不下这口恶气吧?”

  “肯定不会,两个人就差当场打起来了,要不是沉益舟顾忌如果在西京城门口打架会给家里添麻烦,早就忍不住了,而且,不止是沉益舟有顾虑,薛劲长也是有顾虑的,毕竟他是来上京赶考的,若是他在城门口与人斗殴,被告到主考官那里,就更麻烦了。”

  “所以呢?”

  “两个人约好了三日之后在大校场比武,看看到底谁才是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